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健康快讯 > 继印度、泰国之后,俄罗斯将成为下一站“代孕禁地”

继印度、泰国之后,俄罗斯将成为下一站“代孕禁地”

发布时间:2018-01-16 10:49来源:A彩娱乐周小茹字号:

  继印度、泰国等国家禁止代孕之后,俄罗斯也即将加入“禁止代孕”的行列。

  2017年3月27日,俄罗斯议员阿纳托利·别利亚科夫向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提交了《禁止代孕》法律提案。

  目前,该法案正在审议中,一旦通过就意味着,俄罗斯也会退出“代孕合法”的阵营。

  全球代孕政策的“禁与行”

  对代孕这个问题,世界各国有着不同的态度。

  首先,第一方阵“一刀切”禁止代孕。如中国、奥地利、德国、意大利、挪威、瑞典、法国、瑞士和美国某些州。

  第二方阵“限制性”,禁止商业代孕。以色列、加拿大、英国和美国部分州就属此列。

  其中,泰国最新法律规定,非泰籍人不能在到泰国代孕。否则面临最高10年监禁和至多20万泰铢(约合5723美元)罚款。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驻泰使馆都已经发出提示,警告本国公民不要在泰国从事商业代孕服务。

  第三方阵则对代孕行为持支持态度。如美国个别州、南非等。此前,俄罗斯也在此列。

  因此,不少人从第三方阵里寻找出口。不过,即便是之前,俄罗斯、乌克兰的相关法律也有规定:对于未婚人士代孕和筛选孩子性别明令禁止的。

  此外,南非太远,美国太贵。

  在俄罗斯生娃是种什么体验?

  广州35岁的蒋先生,和自己的同性爱人,2016年10月在一家中介机构的联系下,他们前往俄罗斯签订了捐卵代孕的医疗合约。

  之前从未去过俄罗斯,这次做试管才第一次体验了一把传说中的俄航。

  单程飞行8个半小时,加上飞机设备老化,语言不通。这8个多小时真的十分难熬。

  如果不是为了省钱,坐过第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几乎每次都吓得要死。起飞后极速升空,造成耳膜压力过大这都是小事,俄罗斯一年之中好天气并不多,穿越雷暴、雾霾也是常有,有时候飞行员甚至会专门直穿风暴中心,寻找刺激。印象中,遇到有一次飞行员飞着飞着还绕了一个圈,上下颠簸,像坐过山车,这种体验真是酸爽。还不说,常遇到机舱里有俄罗斯人喝伏特加。8个小时的封闭空间啊,那酒味儿,又不能开窗……

  有几次在飞机上,看见有人带着小孩被吓哭,不免也会想到再过几个月,自己带着刚出生的宝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磨能不能受得了,真是不敢想象。

  选好卵源、基因筛查、胚胎移植,生活费、交通费、营养品七七八八全程下来也将近一百万了,也没比泰国便宜多少。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跟俄罗斯人打交道,一根筋,会把人气死,很多环节,一旦不合他的意思,就盯上你了。而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面对战斗民族,一年下来,我基本都是处于弱势,最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我就直接妥协了,免费耗费精力到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搞不过,躲得过。

  熬呀熬呀,终于到了去年年底,宝宝在莫斯科健康出生了。原以为幸福已经抱在了怀里,谁知道又来了一个大问题:出生证办不下来的问题,孩子无法出境。

  生娃容易,回国难

  根据俄罗斯相关法律,代孕婴儿在办理新生儿注册时,需要得到代孕者的许可,才能完成注册。

  也正因为这一条,蒋先生才遭遇了这种困境,因为代妈一直推脱,不愿协助办理新生儿出生注册手续。拖得时间越长,代母越不愿意归还。

  蒋先生这种情况也并非个例。因为在俄罗斯,本国代妈有保留自己亲生孩子的权力。

  因此,一旦遭遇代母拒绝将孩子交给其真正的父母(患者),法律的判决结果往往对代孕母亲有利。也就是说,在俄罗斯的法律面前,代妈更占优势,而患者很有可能会人财两失。

  截至目前,蒋先生的问题目前仍未得到合理解决,原本幸福的新年可能也会在无尽的纠结中渡过。他懊恼的说,“怪不得,孩子刚出生办理出生证明前,就听到不少朋友告诫我们,俄罗斯代孕的孩子出生合法,但回国很难。”

  据统计,目前在俄罗斯代孕市场上滋生的诸多民事纠纷中最主要就是集中在当地代妈以各种理由敲诈生物学父母方面。

  而俄罗斯的过境海关对于代孕孩子。

  此外,还要提醒大家,俄罗斯相关法律对于孩子性别筛选也是予以明确禁止的。乌克兰也同样对单身人士的代孕和孩子性别进行明令禁止。

  俄政府立法《禁止代孕》

  目前,俄罗斯代孕唯一的法律保障,也已经消失了。俄罗斯政府已正式对代孕SAY NO !

  虽然俄罗斯代孕起步较晚,但因为产业链、行业胚胎等各方面并不完善和发达,因此相关纠纷也时有发生。而在俄法律面前,外籍人士的权益往往并不能想想象中得到很好的保障和维护。

  2017年3月27日,俄罗斯议员阿纳托利·别利亚科夫向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提交了《禁止代孕》法律提案。

  该议员认为,之所以提出这一法案,主要是因为“现行法律不能够完全保障和保护代孕妈妈、生物学父母及孩子的权利”。

  他指出,由于国家对代孕监管不力,商业代孕在俄发展过快。“剥夺无子家庭的最后希望”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但代孕绝不应该是“商业行为”。很多提供代孕服务的俄罗斯妈妈的雇主都是外国人,这也加速了俄罗斯这一产业的快速发展和难管控局面。

  俄罗斯杜马相关人士认为,代孕不该成为赢利的商业模式,在没有找到遗传父母和代孕父母之间的合理平衡之前,在无法保证孩子权利不受损害之前,代孕在俄罗斯必须停止。

(财编:周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