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步森股份实控人资金来源成迷,所持股份三个月缩水6.5亿……

步森股份实控人资金来源成迷,所持股份三个月缩水6.5亿……

发布时间:2018-01-24 11:13来源:国际金融报欧阳佳字号:

  1月22日,以正在筹划对公司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件为由,步森股份再次停牌。

  就在前一天,《国际金融报》在独家报道《独家 | 工商变更完成,步森股份前实控人徐茂栋正式退出》中指出,步森股份二股东睿鸷资产的股东已发生变更,步森股份的前实控人徐茂栋已退出步森股份。

  与徐茂栋满载离场相反的是,现步森股份实控人——安见科技的赵春霞却还有诸多问题等待解决。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安见科技收购睿鸷资产的资金不知源于何方,同时,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出现的议案未获通过、部分董监高缺席等问题,直指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性……

  实控人资金之谜

  据悉,2017年10月,安见科技以10.66亿元向睿鸷资产收购了步森股份16%的股权,同时接受睿鸷资产13.86%的投票权,合计拥有上市公司29.86%投票权,成为步森股份的控股股东。

  步森股份公告显示,安见科技的收购资金全部来源于股东自有资金,其中3亿元来自安见科技的已实缴注册资本,剩余部分来自安见科技股东赵春霞和苏红向安见科技新增的投资款。

  赵春霞、苏红已经签署《共同投资协议书》,两人分别投入7.6亿元、0.4亿元,其中苏红的0.4亿元全部为自有资金。

  而赵春霞的7.6亿元主要来源于其转让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融艾创投”)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所得。根据赵春霞提供的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赵春霞将其持有的融艾创投出资总额的20%合伙企业财产份额以7.53亿元进行了对外转让。

  2017年11月16日,步森股份公告显示,安见科技已将10.66亿元全额支付给睿鸷资产,股权过户已完成。

  如此看来,赵春霞已将融艾创投的20%份额转让完成。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截至2018年1月23日,融艾创投的股东信息仍然只是赵春霞和北京爱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并没有出现任何变更。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内部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系统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变动,通常为3个工作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在安见科技已经完成支付和过户的情况下,赵春霞仍未转让融艾创投20%的份额?如未转让,7.6亿元的资金来源于何处?

  对此,记者致电融艾创投,相关人士表示不清楚份额转让一事。在记者索要赵春霞的联系方式时,其表示赵春霞只是公司股东,并无其联系方式。

  随后,记者多次致电步森股份证券部,但截至记者发稿,电话仍未接通。

  平仓风险未解

  事实上,资金来源成迷的赵春霞在入主步森股份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从2017年12月起,历经4个跌停,步森股份的股价从44.78元下降至29.38元。短短一个月时间,步森股份的市值缩水超三分之一。

  2017年12月18日、19日,步森股份闪崩,连续两天跌停。

  步森股份表示,这与二级市场部分股东因杠杆比例较高而出现平仓有关,同时受公司股票成交量低迷的影响,引发股价大幅下跌连锁反应。

  1月4日,步森股份复牌当天继续跌停,收盘价为32.64元。

  股价连续下跌带来的后果是,截至1月4日收盘,安见科技和上海睿鸷质押的公司股份均已接近警戒线。

  根据半个月后步森股份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安见科技将其持有的2240万股于2017年11月16日质押给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补仓价格为32.25元/股,平仓价格为29.32元/股。

  公告称,在停牌期间,安见科技已经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降低了平仓价格,所以本次质押融资风险已消除。

  然而1月19日复牌的步森股份又一次跌停,如果无法阻止步森股份的股价下跌走势,那么安见科技股权质押的平仓风险远远没有解除。

  安见科技面临平仓风险的同时,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大幅缩水。

  根据睿鸷资产和安见科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安见科技受让步森股份的每股价格为47.60元,2240万股共计10.6亿元。

  以步森股份现股价29.38元来计算,安见科技持有的2240亿股步森股份的价格从10.6亿元下降至4.08亿元,三个月缩水了6.5个亿。

  这对于高位接盘的赵春霞来说,可谓是苦不堪言。

  控制权稳定性存疑

  在股价连续大跌之际,步森股份的公司治理也颇显混乱。

  2018年1月5日,步森股份召开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选举4名非独立董事(包括赵春霞、封雪、柏亮、胡少勇)、3名独立董事、2名监事及修改公司章程4项,但是所有议案均未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同时,部分董事、监事以及部分高级管理人员未出席本次股东大会,引起了监管层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董事候选人均由安见科技推荐,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也由安见科技提出。

  1月8日、9日,深交所和浙江证监局连续向步森股份下发关注函,其中多项问询直指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性。

  对此,步森股份表示,议案被否并未对公司实际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实质性的影响,且控股股权不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

  公司解释称,睿鸷资产委托安见科技的投票权于2020年10月31日到期,委托协议正处于正常的履行期限内,不具有撤销或者提前终止的情形。若出现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情况,安见科技及赵春霞将采取多种方式,提高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数量。

  赵春霞也曾对媒体表示,公司后续将继续推进本次股东大会审议的事项,适时安排再次召开股东大会。

  不过一位证券从业人士指出,议案被否意味着新官上任的赵春霞进入董事会遇阻,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中小投资者的不信任,也说明了几个主要股东内讧逐渐白热化,股东关系颇为紧张。

  (国际金融报记者 吴鸣洲)

(财编:欧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