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经济评论 > 邹文权:从“能源老将”转身“艺术新兵”

邹文权:从“能源老将”转身“艺术新兵”

发布时间:2015-01-05 22:26来源:未知root字号:

2013 年底便开始逐步收缩自己的能源国际贸易事业,并把在上海的房产变现,当邹文权筹集三亿资金进入当代艺术领域中时,真有点破釜沉舟的味道。凭借多年积累的敏感商业嗅觉,他现在拥有了新的身份——上海“而今迈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对于这个名字的来历,他笑称:“对于文化艺术,我是‘而今迈步从头越’,虽然我知道‘雄关漫道真如铁’。”

为了深入理解艺术家,邹文权从五星级的舒适办公区域,搬到了上海杨浦区的五维艺术产业园,到了工厂空间里面,和艺术家们打成一片,安逸的总统套房办公室也换成了具有现代艺术感的办公室,只是穿惯了的西服还没来得及改。

“走正道、听党话、傍大款”

在而今迈步旗下的“我们画廊”开幕之际,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了这位“任性”而为的上海市人大代表。邹文权说,自己这些年在商业上成功的秘密,得益于他一直以来所遵从的“九字箴言”——走正道、听党话、傍大款。邹文权说:“走正道,是方向要正。听党话,是企业的发展要紧跟国家政策,国家不支持的产业,你去做一定没前途。国家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这是我去做的第二个原因。”政策背景是,2013 年,文化产业异军突起逆市上扬;2014 年,政府的工作报告将文化产业首次写入“经济结构优化升级”部分,积极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今年1 月22 日李克强总理部署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当邹文权在四处寻找进入文化产业的机遇时,他在一个慈善拍卖中认识了沈其斌以及徐震、沈少民、邱志杰、金锋等一大批艺术家。沈其斌在做的事情——艺术创作、做画廊、搭建美术馆、架构文化产业链,正是邹文权所关注的,两人一拍即合。

这很符合邹文权要“傍大款”的成功之道。他解释说:“当你能和业界的顶级专业人士合作时,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定不会吃亏。这就像我从事能源事业,上游是中石化,下游是中石油,我根本不用担心银行不能贷款,银行也不用担心我不能还款。我认为艺术未来的发展存在着巨大的潜力。”

“艺术新兵”学习心得

自嘲为“艺术新兵”的邹文权,对如何选择艺术投资方向,却有着自己独到而深刻的见解:传统艺术领域已经有了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这样的里程碑式人物,不仅他们的作品是里程碑式的,他们的价格也是里程碑式的。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的价位到了一定的高位,市场上也充斥着很多赝品。这些著名画家的真迹难觅,即便觅到了,增值空间也很有限。而当代艺术则不同,中国的当代艺术的价格还并没达到里程碑式的“高峰”。在中国,当代艺术在1970 年代后期才有萌芽,1980 年代蓬勃兴起,虽然历经经济困境和文化低谷,但是有一大批杰出而意志饱满的当代艺术家,无论在什么环境里都在锲而不舍地追寻他们的艺术目标,并逐步在国际舞台上受到关注,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认可,以致如今的被追捧。

邹文权认为,任何紧贴时代脉搏的艺术,在自己所处的那个时期都是当代的。当代艺术最可贵的品质是敏感、自由、创造,当代艺术家们的天职是不断更加靠近这些品质。所以,对当今社会的重要问题反应最敏锐的、最具人文价值的、最具前沿性、批判性的,就是当代艺术家。

全球化和信息时代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条件,在频繁交流和不断吸取的过程中,中国的当代艺术水准如今已经很高,越来越多的国外收藏机构和资本在关注我们的当代艺术家,而且已经出现了蔡国强、徐冰、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等出类拔萃的国际级艺术家,紧接着,徐震、邱志杰、汪建伟、沈少民、金锋、原弓等一大批优秀的当代艺术家也如雨后春笋般地蓬勃发展。

对于当代艺术投资的潜在价值,邹文权举了一个鲜活的实例:“我们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出生的人,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都要结婚。当年结婚送给太太结婚戒指是必需的,这要花费3000到5000元。但这些年下来,黄金涨了多少呢?一个戒指到现在,最多不过1万元。而如果那时我们买的不是结婚戒指,而是谢稚柳的画,或者都不用买当时特别出名的,这个价格,黄胄、吴冠中的画在当时都可以买。那么到了现在,这个结婚礼物就不是加一个零,而是加好几个零了。而在当时,这些艺术家也是被称为‘当代艺术家’的。”

邹文权建议有艺术收藏意向的人,一定要去读一下艺术史。通过对艺术史的了解,他发现,在艺术发展的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代表人物,在传统艺术领域中,大师往往已经定位了,而在当代艺术中,大师还没有最后的结论,因为都还在激烈的竞争中。“所以在当代艺术的收藏中,就很有可能出现未来的‘毕加索’、‘凡高’、或‘莫奈’。”

谁是第一个吃到当代美味的人

决定开画廊之前,曾有许多人问邹文权:“邹总,您为什么会喜欢当代艺术?”他笑笑答:“一方面,我们伟大的艺术家有伟大的人格,他的作品又有时代的气息,这些感染了我。另外,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我看到文化产业是朝阳产业,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这个领域。任何新鲜事物在开始的时候,总是会被怀疑甚至攻击的。当代艺术,在目前艺术界的收藏里,收藏的比例是相当少的,甚至百分之十都不到。为什么我敢涉入?大家想想,当年股票是一张纸的时候,谁都不去买,那些排队去买原始股的人,都赚到了钱,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股票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赚到了钱?这也就看谁敢于先吃第一口螃蟹,敢于先吃螃蟹,可能美味就被收入他的囊中。”

近年来,无论是地产大佬还是网络新贵们,在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后,都瞄准了艺术市场。比如说马云、戴志康等,他们纷纷在自己的产业王国里组建艺术板块。进入艺术领域,一则可以利用艺术提升企业的知名度,二则可以提升企业主自身的文化艺术素养。邹文权笑说:“也许有一天,当对他们的产业进行市值评估时,那家经营了十年二十年的艺术馆的艺术品的价值,已经远远高于他们开发的某个楼盘或某项主体产品了。”

邹文权说:“资本进入文化艺术产业的意义远远不仅于此。往上看,中国商品特别是轻工业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在国际上都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而文化产品在国际上并没有体现出中国文化的话语权。但是美国为何在艺术方面这么有话语权?美国最初并不是艺术的发达国家,美国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们看到文化才是发展的重要标志,所以不惜重金吸引了一大批伟大的艺术家到美国去,把曾被欧洲垄断的话语权变成美国的。而中国要实现自己的中国梦,我们有这么强大的资本,有这么多优秀的艺术家,为什么不把我们的民族资本和我们的艺术家结合起来,走上国际舞台?这与我之前通过做国际贸易来推动中国的文化走向海外,也是异曲同工的。”而国家的艺术品味正是由个人的艺术品味组成的。邹文权认为,那个用劳斯莱斯、百达翡丽来比富的时代正渐渐过去了,现在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文化艺术品味的重要性。“比富,不是比我家有没有劳斯莱斯、有没有百达翡丽,而是比我们家有多少艺术家的原创作品。再有钱,没文化没品位,还是‘穷’人。而中国的品味要提升,我们下一代的品味要提升,就要从人文艺术教育开始。我们到四五十岁,有一定的积累了,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闲余资金来进行艺术品的收藏,尤其是当代艺术的收藏,来为下一代的文化艺术品味的提升铺好道路?”

(财编:root)